城乡建设绕开正确理念和国家的规划是不行的

 并居,城市扩张,都跟两个设计有关

 

本网讯(原创:红歌会网 作者:叶方青某地搞的合村并居运动,折腾得天怒人怨,受到广泛质疑,不得不草草收场。运动虽然收场了,但造成的伤害已经难以挽回,污点将永远被历史留存。更值得警惕的是,运动虽然收场了,但并不等于某些人真正认识到了错误。  

某地突然推出这么极端的运动,某些人的胆子之所以这么大,不会是空穴来风,发生这一切,追根溯源,可能都跟两个设计有关,一个是耕地占补平衡,一个是集体建设用地入市。  

耕地占补平衡,也叫土地增减挂钩。表面上看,这个设计似乎没多大问题,占了多少耕地,再补出来多少耕地,这好象也说得过去。但如果深入思考一下,问题就来了,这就是:为什么要占地,占地要干什么?很显然,占地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扩张城市,把城市越建越大,让城市人口越来越多。  

一个城市,要建多大,城市人口保持在多少,是要有国家层面上的考虑的,搞到了耕地占补平衡的指标,就可以随便扩张城市,从国家整体利益、战略利益上考虑,是不能允许的。所以,城市要建多大,城市人口保持在多少,决不是当地可以拍板,说了算的事,在涉及城市规模的问题上,当地的自由权不能大得没边,城市规模方面,如果国家不管不问,任由地方去折腾,将来是要出大问题的。  

城市越建越大,城市人口越来越多,危害是同步增大的,军事上、公共安全方面的危害自不必说了,单从生态、人员平安健康等方面去考虑,城市越建越大、城市人口越来越多的危害也是很可怕的。  

深圳是很多人都熟悉的,内地的不少人都到深圳打过工,据到深圳打过工的人介绍说,现在的深圳已经没有农村了,把村落都消灭了,现在的深圳,整个区域都是砖头、水泥堆起来的,虽然也有一些树,一些花草,但那不过是一种装饰性布置,和砖头、水泥的体量比起来,恐怕连百分之几的比例都不到。到深圳打过工的人都说,一到夏天,深圳热得象蒸笼,到了下午,地面温度、楼顶温度高达50多度,再加上无数的空调往外排热气,整个城市让人没法呆。深圳还多雨,一下大雨,城市马上就变成水城了,因为水根本排不出去,都积起来了。楼也越建越高,一个橫向面积不太大的楼,里面可能就住着几百口人,这样的居住方式,很容易传播疾病,深圳的医院因此也经常人满为患,比商场都热闹,特别是到肿瘤病区去看看,更可怕,连走道都摆满了病床。因为车多,交通事故也高发,医院这类的伤号同样人满为患。

这就是深圳,打工者真实体验到的深圳。可见,城市越建越大,城市人口越来越多,绝非好事,城市的规模,国家一定要控制起来,不能任由地方自作主张。

实际上,城市越建越大,城市人口越来越多,对人际关系的影响也很大,它会让整个社会变成冷漠社会、孤独社会,严重破坏社会的凝聚力。城市不象农村,居住方式不是开放的,而是封闭的,住在同一个楼里的人,往往都来自不同谋生领域,互不认识,这样的特点,决定了住在同一个楼里的人,既没有生活范围内的交流机会,又没有工作范围内的交流机会,人情是冷漠的,个人是孤独的,如果我们的政策不断制造这样的社会环境,中华民族的未来是可悲的。  

占地暴露出的问题很严重,而补地暴露出的问题同样严重。占多少地,就得补出来多少地,从各地普遍的做法看,补地的手段就一个——坑农村的老百姓,就象这次某地的做法那样,扒老百姓的房子,强行推平一个个村落,为了补地,什么都不顾了,全然忘了自己是共产党的干部。

一个耕地占补平衡,就把地方上的某些人惯成了活阎王,这样下去确实是不得了的!

从本质上观察,耕地占补平衡,实际上是一个自由主义的东西,它把自由主义拿到城市建设这里来了。还是那句话,城市的规模要由国家来控制,这不是耕地占补平衡那么简单的事,这方面绝对不能搞自由主义!  

集体建设用地入市,全称是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。所谓集体建设用地入市,通俗地讲,就是指一个村子的地,只要不是耕地,它的实际占地指标是可以拿去卖的,比如,道路占的地,池塘、沟渠占的地,荒树林子占的地,房子占的地,村落占的地,这些指标都能卖,卖完之后,卖多少这样的指标,就得把多少这样的地弄成耕地。看得出,集体建设用地入市也还是耕地占补平衡的翻版,目的还是为了方便搞城市扩张,发明这个拗口晦涩的概念,一些人也真是费了脑子了。  

集体建设用地入市是很荒谬的,荒谬就荒谬在它把自由主义用在了不该用的领域。城市规模是要由国家来控制的,而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却轻易地剥夺了国家的这一权力,把城市扩张简化成了通过买卖拿到占地指标就行了,让城市扩张变成了想怎样搞就怎样搞的行为。城市规模牵扯到很多战略性问题,在城市扩张问题上,放任自由主义泛滥,是不行的。  

卖地的村子,很多都是贫困村,贫困村更需要发展,把建设用地的指标都卖了,贫困村今后的发展就受到了制约,除非贫困村想要永远贫困下去。每一个村落,都有不短的历史,是很多年传承下来的,为了一点点钱,说毁掉就毁掉,实在是太不明智了。  买地的地方,为了局部利益,就忍心去夺走别人的建设用地指标,去剥夺贫困地区发展的权力,这分明是想让别人永远贫穷下去,这样的地方,毫无大局意识,没有一点儿整体观念。  

还是要讲点儿非市场化,计划功能是不能缺少的,没有计划功能,不要说一个国家会乱套,就是一个小小的家庭都会乱套。没有哪个民营企业是不讲计划的,越是民营企业,它们在生产经营上就越爱抠,一分钱都要抠,想要找出来一个不讲计划的民营企业,恐怕是找不来的。民营企业,每一家都讲计划,这就是现实。有的人默认民营企业讲计划,却反对国家搞任何计划,这真是很奇怪。  

城市建设,乡村建设,都不是市场行为,而应是国家行为,城市怎样建,乡村怎样建,绕开正确理念和国家规划是不行的,城市不能任意扩张,乡村不能随意改变形态,这就是基本思路。 

服务联系电话:(010) 65082733   85951712   13521501588    邮箱:yanquan@fwzdy.com
北 京 中 坚 阳 光 信 息 服 务 有 限 公 司

2007,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 华人博学